學朱廣權老師播出“新鮮感”

2020-06-29 22:47 播音主持藝術指南 行業熱議

進入六月,一場罕見的夏日冰雹卻侵襲了俄羅斯卡拉恰伊-切爾克斯共和國,當地十多座房屋嚴重損毀。目擊者拍攝的視頻顯示,冰雹幾乎跟 / 巴掌一邊大,把汽車的車窗 / 瞬間砸穿,留下了兩倍于拳頭寬的大洞。不久前,圣彼得堡也出現了類似的天氣,比網球還大的冰雹 / 傾瀉而下,房屋的頂棚和汽車的車窗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壞。

 

朱廣權老師拎得非常精彩的一個重音,就是稿件開頭的“夏日”。

 

“冰雹”并不算多么稀奇的新鮮事,“下冰雹”這件事情之所有能成為新聞,主要就是因為“夏日”兩個字,如同六月飛雪才能讓人感覺這個事挺“新鮮”。

 

而稿件里“新鮮”的地方,通常也是能吸引觀眾,引起觀眾“興趣”的地方,播音時往往可以突出,也就是告訴觀眾這條新聞“新”在哪。

 

要把“夏日”突出來,“冰雹”就需要相對的“輕”一些,就像用綠葉(冰雹)來襯托紅花(夏日)。表達時,我們需要制造一個對比,而且要盡可能“加強”這個對比,這樣就能更生動,更吸引人。

 

這場冰雹之所以“新鮮”,不僅因為“夏日”,還因為“大”,像“巴掌”一樣大。當我們播到“巴掌”這個詞時候,可以想象我們正在與自己的朋友閑聊這件事,這個時候我們的手或許都會舉起來“張開巴掌”給朋友比劃一下大小。

 

坐在主播臺,很多時候我們可能無法用體態語來“比劃”,更多的就要靠“語言”的表現力。比如“巴掌”這個詞在表達時,“”字適當的拖長音,似乎就能給人一種“巴掌張開”在比劃的聯想。

 

把重音放在“瞬間”,則更能夠體現冰雹下落時的巨大沖擊力。而如果重音放在“砸穿”則會顯得相對平淡,產生不了那種生動的畫面感。

 

同樣利用“對比”,把“砸穿”讀輕一些,以更鮮明的突出“瞬間”,這種對比不僅表現在輕重,還運用了停頓語速等變化。

 

后面對“傾瀉”一詞的強調與“瞬間”一詞異曲同工,讓稿件變得非常的“生動”,有感染力。

 

當我們在播這條新聞時,似乎就像自己親眼所見,能傳播給人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,讓受眾感覺到這個播音員是非常“鮮活的”,是充滿熱情的,而不是“機械的”、“冰冷的”、“麻木的”念稿子,可以說這樣的播音是非常棒的,相信是會受到大眾喜愛的,在可預見的將來也是不可能被AI取代的。

本文內容來源:播音緣(ID:boyin8)
僅供交流學習,版權均歸原作者所有
河南十一选五开奖公告